安全提示

石家庄井陉矿区论坛(井陉矿区吧)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批发袜子
查看: 408|回复: 0

救赎

[复制链接]

119

主题

119

帖子

459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59
发表于 2017-6-9 13:0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听说过家暴,但从未近距离接触,好友芳芳,却生活在家暴的雷区。   

     

  上个月,芳芳来汉出差,顺便到我家小聚。特意支开老公和孩子,不为别的,每次见面,我都会神经质的检查她身上有没有伤。   

     

  “别担心,我没有踩到地雷。芳芳自嘲地苦笑,“那好,我暂时放心了。”   

     

  只要芳芳没事,我们的聊天就能轻松愉快地进行。不过,再轻松也好不到哪去。   

     

  芳芳是个要强敏感善良的女子,外人看她工作生活顺风顺水,内心却有着无法排遣的恐惧和无奈。而那些心事,唯有在我这里,可以得到暂时的缓解。   

     

  生活中,能被人看到的,都是幸福;而不幸,却刻在心里。   

     

  二个闺蜜的聊天,没有任何顾忌,畅所欲言。聊了半天工作生活中的琐事,芳芳突然叹口气:还有一个月要过年了,想到又要回婆婆家,真是害怕。   

     

  我明白她在害怕什么,伸开胳膊,揽过她的头。芳芳趴在我的肩上,小声地啜泣,我的眼睛也湿润了。   

     

     

  去年腊月二十八,芳芳一家回婆家过年。路上,芳芳还在想,老天保佑,今年一定不要吵架,让孩子开开心心过个年。没想到,大年三十晚上十一点多,年还没过,就出事了。   

     

  婆家大伯在外面喝醉了酒,把大嫂从床上拖起来,抓着头发边打边骂,从房间一直拖到走廊。大嫂拼命呼喊芳芳老公的名字,大伯七岁的女儿抓着妈妈的睡衣,目睹爸爸对妈妈施暴,发出凄厉的哭叫。“爸爸,求求你,别打妈妈,我恨你,我很你!”   

     

  写到这里,眼泪止不住往下流,可怜的孩子。   

     

  芳芳和老公冲出去,老公大吼一声:“你疯了!”和自己的大哥扭打在一起。芳芳赶紧把大嫂和侄女从地上搀起来,扶到他们的房间。   

     

  女儿也醒了,吓得直哭。芳芳没顾上抱抱女儿,因为大嫂脸上都是被抓的血痕,侄女蜷着往妈妈身上攀。二个孩子惊恐的哭声,外面走廊里传来的厮打叫骂声,把新年的夜,撕成了碎片。   

     

  大嫂没有哭出声来,也没有理会脸上渗血的抓痕,她搂着自己的女儿,无声地流着眼泪。芳芳也在流眼泪,她很想上去把大嫂抱着,却又怕伤了她的自尊心。   

     

  大嫂是西工大的研究生,在一家科研单位任职。平日里热情开朗,但只有本科文凭的大伯却总嫌弃她笨,经常在家人面前责骂她,而大嫂总是不还嘴。   

     

  外面还在吼叫,厮打。大伯个不高,但整个人已失去理智,像疯狗一样。芳芳担心老公被打,又不敢出去,她要守着门,防止大伯再冲进来。   

     

  孩子一直哭着要妈妈抱,芳芳把女儿抱在怀里,没有像往常一样去亲她的小脸,只是倚着门站着,整个上半身的重量都在门框上。   

     

  突然,外面的厮打声中,夹杂了哭腔的苍老声音:“你打死我吧,我死了算了。”不好,是楼下的婆婆上来了,芳芳的恐惧瞬间转化为担忧,大伯已六亲不认,老公要治服他,势必要用尽所有的力气,甚至蛮力,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再夹在中间,事情会向更坏的地步发展。   

     

  芳芳把孩子丢到床上,拉开门冲出去,果然,婆婆躺在地上,大伯被老公压在身下,脚却在踹自己的亲妈,“老子今天打死你,我非打死你不可。”“快!打110。”老公冲芳芳吼道。“好,我打。   

     

  ”脚突然被婆婆抓住,“不要打,他是我儿子,警察会把他抓走的,他只是喝醉了,我们自己家的事不要让别人掺和。”   

     

  婆婆祈求的眼神,让芳芳为难了。“快,去端盆凉水,浇醒他。”老公已经撑不住了,他既不能伤害亲哥哥,白脉软膏的零售市场价格多少元也不能让亲妈受伤。芳芳急忙冲进洗手间,接了一盆凉水,却不敢泼出去,胳膊不停地抖。   

     

  “笨呀你!快,往他头上浇。”芳芳心一横,趁老公从大伯身上起来的一瞬,哗啦一下,一盆水全对着大伯的头浇上去。“妈的,你敢泼老子水,我要弄死你,你给我等着!”大伯朝他扑过来,被老公拦住,扑通一声,二人都倒在湿滑的地上。   

     

  芳芳尖叫一声,冲进房里,关门靠上去,不停地发抖。“对不起,芳芳,让你为难了,我已经给他的几个同学都打了电话,一会他们就来了。”   

     

  芳芳把门反锁,抱过孩子,紧紧地搂着。“妈妈,别怕,我保护你!”女儿给妈妈擦脸上的水,又控制不住开始哭。   

     

  侄女边抽泣边对着大嫂说“妈妈,我恨他,你跟他离婚吧!我们俩一起过。”“宝贝别怕!爸爸喝醉了,他不是故意的,他会改的。”母女俩的对话让芳芳泪如雨下。   

     

  楼梯上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,大伯的同学来了,外面厮打声变成了嚷嚷声,紧张的心终于放下一半。   

     

  婆婆敲门进来,坐在大嫂对面,她的脸上也有抓痕。“妈,我去给你们买药擦擦。”“不用,我的命在他手里,他让我死,我不能活。”   

     

  “妈,你认命,我不能认命,他这已不是第一次打我,上次要不是家里阿姨在,他就把我打死了。”大嫂终于崩溃,在婆婆面前嚎啕大哭。芳芳走近握住大嫂的手,眼里也止不住的流。   

     

  “作孽呀!祖辈传!”婆婆长叹一声。眼神却很空洞。远处传来鞭炮声,那是迎新年的声音。   

     

  大年三十的晚上,除了醉酒打人的大伯,哭累的二个孩子,其他人都一夜未曾合眼。   

     

  悲哀的是,初一早晨,大伯醒来竟然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。“老天,差点就出人命,他还被自己蒙在鼓里。世上竟有这样的人!”   

     

  “他这不算什么,公公也是一样的人,甚至于更恐怖,婆婆挨了半辈子的打。”   

     

  是的!芳芳不说我也能猜到,有其子必有其父。虽然三年前芳芳的公公去世了,但他遗留下的残虐家风还在上演.   

     

  受伤害的却是无辜的别人家的女儿,一个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,极尽疼爱,温柔娴淑的科研人员。   

     

  芳芳,你说实话,你老公打过你没有,不能骗我。我多北京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点n/40797811.html]北京中科医院假次在电话里义愤填膺却又小心翼翼地问她。   

     

  没有,他没打过我,一次都没有。不过他脾气也不好,我一般都不会和他计较,只要他发脾气,我就不吭声,或躲开,我不想让孩子受到伤害。   

     

  我心里真的有阴影,因为每次回婆婆家,都会吵架打架。每次孩子都眼睁睁看着,吓得直哭,我真的怕孩子心里也有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石家庄星象网络
石家庄网络推广公司

喷绘彩印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石家庄井陉矿区生活论坛 ( 冀ICP备15015635号-2

GMT+8, 2019-6-26 23:16 , Processed in 2.343750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