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全提示

石家庄井陉矿区论坛(井陉矿区吧)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批发袜子
查看: 177|回复: 0

成亲

[复制链接]

119

主题

119

帖子

389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89
发表于 2017-6-9 12:01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序   

   

  八十年代的中国皖北平原是广袤的,但是因人口众多,村庄很是稠密,所以算不上无垠。特别在淮河流域,人们总是喜欢离水系特别近的地方群居,仿佛那样,心里就特踏实,即使不是风调雨顺,至少可以有水来浇灌庄稼,可使田地有个好收成,以保一家来年口粮充裕!   

   

  淮河的一条支流,淝河,它所经过的流域陈集,便是故事的发生地,标准的皖北风貌,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皖北人,同时,也为它的子民在演义着它或美丽或凄楚的人生经历!   

   

  一、奉命成婚   

   

  出嫁那日的一大早,父母跪着翠,求她换上了那身结婚的红嫁衣。婶子与叔叔更是以身说法,苦口婆心,父母是不易的,总要为这家里的每个孩子张罗一个家,延续生命的下一代。所以总要有个人牺牲,妹妹还小,而翠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为哥哥换亲的人,没了选择的余地。   

   

  大喜的日子,翠在想,逃了,她可以去哪?她脑海里极速的过滤着各个亲戚:去外婆家,但是舅舅还是会把她送回来,这本身就是舅妈做的媒;姨妈家?显然与妈妈会通气;姑姑,对姑姑是最疼爱她的,可是在这件事上也不行,姑姑是最赞成这次换亲的,要不她娘家侄子就娶不到媳妇,那以后娘家人没了根,娘家不是要丢人。翠还是在极速的过滤着,过滤着,终究还是想不到任何一家可以收留她,她想的好头疼……   

   

  为了弟弟能成一家人,取个媳妇,所有的亲邻都来做她的思想工作,让她应了这门换来的婚事。家里没有经济能力帮弟弟娶到媳妇盖房子,娶个媳妇至少动辄就是上万元的彩礼钱,那个年代,农村一家一年的收入也就几百元钱,凑合着换点油盐米面,家里一般长年不吃肉,彩理钱对于他们这个年年入不敷出的家庭来说根本就是天文数字,一家老少七口人,就在那个两间土砌房内年年凑合着,哪家姑娘愿意嫁呢!   

   

  河对岸的张家沟里的张家,是方圆有名的有钱人,只是儿子北京什么医院是专业的白癜风医院张小勇在一场火灾中,半个脸被烧破了相,但是人心肠好,会干活,头脑也比较灵活,跟着父亲,做起了窑厂,家里过的也很殷实,但是被烧破的半边脸的确有点吓人,没有姑娘愿意嫁。小勇的妹妹张小英则是方圆出了名的美人坯子,但是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,也只能随了父母的安排,与翠的哥哥换亲。这好像是那个年代女孩子的命,一切听从的是媒妁之言,父母之命,她们只是为家里男孩子准备的换亲对象,婚姻里面的牺牲品。   

   

  二、过河   

   

  娘家与婆家隔着一条淝河,因两岸没有桥,送亲的队伍必须要乘那只用长长的竹竿撑着的小船过去,对岸送亲的人把张小英从河北岸送过来了,她必须要从娘家这边过去,她必须要嫁了。   

   

  船是两岸百姓唯一的一个交通工具,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通行的重任,所以,撑船的老伯也特别受老百姓的爱戴,都亲切的称他为陈老伯,他家也是祖祖辈辈在这撑着船,自他接过了这条竹竿,两岸的新娘子都要坐着这船到达彼岸,成为新嫁娘!当然,两岸的百姓他自然也都认识,谁家的女儿要出嫁,谁家的新媳妇要过河,他也早知晓,因为几天前事东家就会提前给他送来喜酒喜烟,定好结婚那天,几点过河,他定时等着,别的客人可能要怠慢一点,但是事东家的良辰是不能耽误的!因为各家总归都要有那么一日,所以只要有喜事,船客们到都乐意等。   

   

  陈老伯把船稳稳的靠在了岸边,接来的新娘子没有多少表情,只是用很和善的目光注视着有点迷茫的翠,翠想还新嫂子一个笑脸,可是那笑,感觉比哭更难看,她不得不把眼光立昆明白癜风专科医院刻转向了河对岸。两个待嫁女孩,都知道自己命运由不得自己来安排,相视中估计都写满了无奈。此时迎亲的鞭炮与送亲的鞭炮同时在这一刻点响,这震耳的鞭炮声,正好可以掩盖许多心酸,也刚好淹没了翠此时心中的凄怨。翠与这位美丽的新嫂子只是擦肩而过的一那间,就完成了两个美丽女孩的人生交换,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简单,只是擦肩而过的瞬间,翠感觉简单到一种透彻心扉的凄惨!   

   

  翠送亲人里除了当地风俗必须要有的一个嫂子还有一个妹妹外,还多了个叔叔,叔叔受她父母委托,要把翠妥妥当当的交给接亲的婆家人,在没见到接亲的婆家人之前,叔叔最主要肩负着看守重任的。   

   

  翠上了船,陈老伯用他浑厚的嗓子高喊了一声:“开船了!”便用他那扎着大红结的竹竿,撑起了这装满喜气的船,被竹竿搅动的小河水,在这深秋季节里,哗啦啦,哗啦啦唱着,不知道是欢歌,还是悲调……   

   

  三、出逃   

   

  翠多希望这船永远就这么划着,划着,再也到不了对岸……   

   

  但是事情终究难随人愿,船还是靠了岸,翠与迎亲的人都下了船,还有一批在北岸等着的渡船人,与更多迎亲的人,好大一片混乱了在一起,有人在打趣着新娘子美貌,治疗白癜风哪里最好有人在贺喜着张家人……   

   

  一早上还晴好的天气,在这会却有层层的黑云压过,迎亲的队伍有点慌乱,正是日上中天,应该是天最亮的时候,这会天却有点暗了下了,势必有场大雨将至。主事的是一位年长点的老人,看天气不对,赶紧招呼大家快上路,还有一段路才能赶到张家村。   

   

  正值深秋,两边的棉花地开满了白色的花,因近几年种植棉花收入高,这十里八乡种的全是它,好的棉花枝子张的有点高,完全淹没了她的高度。翠心里开始紧张起来,眼睛一直在那一望无际的棉花地里面寻找……   

   

  雨还是下了,是那种倾盆大雨式的,送亲的队伍忙乱起来,虽然没有大的陪嫁品,但是那些陪嫁的被子,还有些剪纸的盆花,木质的盆架都不能淋,大雨来的太急,大家忙着招呼着陪嫁品,也忙着往家的方向跑……   

   

  翠也跟着跑,她最终终于选择钻进那密密匝匝的棉花地……   

   

  大雨一直下,翠拼了命的跑,齐耳的短发被雨水打湿,贴在头皮上,紧接着又被棉枝拨乱开来,有点像似紧还舒木棉花。前刘海头发紧贴着她的额头,挡住了她的眼,用手撩开了,又滑落下来,不肯离开眼睛,手被棉花枝拉下了一道一道的血口子,她感觉不到痛。她只是拼着名的跑,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要跑到什么时间为止,也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里去,棉花高过了她,她看不到棉地的尽头,也不知道这些棉地通道哪里去?   

   

  雨停了,天渐渐黑了,翠终于累了,她坐在棉花地里面,深秋的黄昏寒意已浓,她听到有嘈杂的喊叫声,她看到远处有手电筒晃动的光影,嘈杂的人声渐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石家庄星象网络
石家庄网络推广公司

喷绘彩印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石家庄井陉矿区生活论坛 ( 冀ICP备15015635号-2

GMT+8, 2019-1-18 00:22 , Processed in 2.367188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